舊網站入口
 當前位置: 首頁  >  專題專欄  >  專題  >  “我和我的祖國”征稿

祖國養育我成長

發布時間: 2019-09-25 16:39:00 來 源:

贛東北隊  姚輝 

我是新中國誕生后第一個五年計劃時期出生的,正是祖國初步建設取得輝煌成就之時,所以姓名中有一個“輝”字。我們這一代人伴隨祖國的前進步伐而成長,跟隨父輩們吃了一些苦,同時感受到了祖國養育和紅旗下成長的甘甜。
   
記得幼時,在托兒所騎木馬、坐木船、滑滑梯、做游戲,還是挺幸福的。再大些的時候,與小伙伴們玩許多的花樣,如“跳房子”、“沖關”、“打紙板”、打雪仗、放風箏、“丟鐵板”、滾鐵環、踢彈珠、捉迷藏、“工兵抓強盜”等等,玩得不亦樂乎!但那時的物資匱乏,幼兒園的蘋果只能分到一小塊,飯也不夠吃,經常是回到家中從爸媽的碗中扒拉一些充饑。眼下,看著孫輩們被追著、哄著喂飯,他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“餓”!當今的幼兒園各種設施齊全,軟件、硬件齊備,比過去年代勝過不知多少倍!

兒時,我也曾和同齡人一樣,清早起床跟隨外婆去排隊,憑票買豬肉,憑票買豆腐,憑票買米、買油;我也曾向大人要點錢,買三分錢一根的冰棍,或買幾分錢到一角錢的酸刀豆、酸豆角之類的零食,偶爾買一、兩角錢的炒花生。而現在的孩子們,零食豐富多彩,經常換口味;玩具五花八門,買回來堆滿房間,還不知足,鬧著要買這買那,哪里知道父輩、祖輩的童年生活!

    當年,我們祖國發射“兩彈一星”勝利喜訊公布那一刻,多少人有組織的走上街頭游行,敲鑼打鼓,高呼口號,歡呼雀躍,載歌載舞……依稀記得我跟父母也上了街,緊緊抓著母親的衣角,在人的海洋中感受新奇、熱鬧和激動。回到家里,聽著父親搗鼓的半導體收音機傳來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出的“東方紅”樂曲,父親告訴我:那是天上飛行的我國首顆衛星發出的聲音!

    我們這一輩先后在安寧環境、動亂年代斷續讀了十年書,下放知青點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,隨著江西地質局大招工進入了地質行業,參加了祖國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以及后來的改革開放。

    清楚地記得,1975年12月5日,我們這一批901隊子弟六十余人,從萍鄉乘坐十來個小時的直達慢(火)車,來到上饒沙溪贛東北大隊報到,因條件所限,被安排到食堂大廳食宿,中間隔著篾席,地面鋪上稻草,男女分開打地鋪,其中有少數人搶占了長條木凳鋪床,沾沾自喜。經過短期安全學習,很快把我們這些人分配到了機臺第一線(包括女子三八機臺)。現在想想,動車、高鐵多方便,從萍鄉到上饒再到沙溪,也就五、六個小時。再想想,現在雖然不會有打地鋪的情況,但回味那時睡地鋪的熱鬧還是很有趣的。

    在港口山頂上,我們度過了1977年春節。記得當年大雪封山,蔬菜和肉食品送不上去,有幾天只有用白雪化水洗米煮飯,用壇裝的蘿卜干、瓶裝的豆腐乳下飯。在這樣的艱苦條件下,仍然堅持三班倒踏雪半個多小時去機臺上班。有一次,遇上鉆機上停水了,我們踏入沒膝的雪地里,尋找斷裂的水管,找到后更換管子重新接上,恢復了正常生產。還有一次,在正常鉆進之余鋸完鋼粒鉆頭水口,三個人用牙鉗加套棍扳斷缺口過程中,因用力過猛,站在后頭加力的我不慎被套棍的末端邊角擊中,上嘴唇被擊穿流血不止,好在機臺有備用藥箱,我迅速找出止血藥、紅汞、棉紗和膠布,自我包扎好,堅持輕傷不下火線。通過一周的換藥,傷口很快愈合,只是至今留下了不太明顯的傷痕。
   
那年頭,我有些膽小,機臺領導為了鍛煉我的膽量,安排我一個人下半夜守水泵房值班,當時山上發現有野豬和狗熊的腳印,我心驚膽戰,生怕野獸闖入泵房,憑借著柴油機突突突的聲響,我鼓足勇氣值了幾個夜班,我的膽子確實得到了鍛煉。還有一次,在大搬遷中安排我一人留守山頭,作為共青團員的我只有服從組織,迎接挑戰,硬著頭皮,用收音機陪伴壯膽,連著兩天自己做飯吃,堅守好崗位,直到最后一個撤離駐地。   
   
19歲來到贛東北這片熱土,工作四十余年。在老同志的幫助下,我繼承發揚父輩“三光榮”傳統,生產工作中不怕苦和累,學習上不畏難,當鉆工五年,憑著自己的努力和組織的教育,順利考入江西省地礦局第一期(也是唯一的一期)統計培訓班,從此改變了命運,走上了經濟管理崗位。以后又通過全局考試轉了干,還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獲得了政治生命;又通過自學考試獲得了江西財大的大專文憑(同時獲得大隊團委頒發的“自學成才獎”);又通過努力被評上和聘用了中級職稱。我的工作崗位也是幾經變換:從統計到會計、計劃定額管理,從審計監察到工會,從黨支部書記到離退休管理辦公室主任。我服從組織分配,干一行愛一行,干好一行,取得了一些成績和榮譽。
   
如今我已過花甲之年,正朝古稀之年靠近。可以借用奧斯特洛夫斯基的名言:……當他回憶往事的時候,他不致因虛度年華而悔恨,也不致因碌碌無為而羞愧;……”所以說,我沒有悔恨,沒有羞愧,唯一只有自豪。因為我生長在新中國,生長在祖國翻天覆地的改革中,生長在祖國日新月異的發展中,在其中,我努力了,奮斗了,在付出辛勤汗水的同時,感受到了太多太多的甘甜和幸福。往后,隨著黨和國家對老年人的關注和政策的傾斜,相信我們的晚年生活也將會越來越幸福,越來越甜美。

[責任編輯: 肖秋云 ]
相關新聞
地礦新聞
 
瑞彩网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