舊網站入口
 當前位置: 首頁  >  專題專欄  >  專題  >  “我和我的祖國”征稿

三代人的童年生活

發布時間: 2019-09-25 16:35:00 來 源:

贛東北隊  葉金蘭 

我是1952年出生在農村,是“生在紅旗下,長在新中國”的一代人。

那時候,家里姊妹多,大人忙著生產種地,照顧不過來,都是大的帶小的。大的穿不下的衣服,老二,老三接下去穿,縫縫補補又是三年。當時糧食配給供應,食物也很稀少,更沒有高檔的精致食品,過年吃了豬肉,只有等待過節才有幾兩肉吃。小的時候,就盼望著過年有件新衣服穿和有肉有魚嘗。

記得那時候,人民公社大食堂興起,我們高興地跟隨父母走進公社食堂吃大鍋飯。公社食堂常喝紅薯稀粥,開始覺得好吃,一頓喝三碗,伴隨著天天吃,心里逐漸就厭煩了,有時候去食堂晚一點,濃一點的稀粥都被大人盛完了,剩下稀得連喝三碗也不頂餓,肚子吃不飽,頓頓都是白蘿卜、冬瓜、咸菜,常讓我們腹中空空。家里日常只用小煤油燈,中間只有一根燈芯,伴隨著夜晚,大人只能在昏暗的燈光下納鞋底或做其他的事。我童年玩的東西相當簡單,如跳房子、跳繩子、踢毽子等,跳房子是用一小石塊或小瓦片,在地上畫幾個格子,一只腳提起不落地就能跳起來,跳繩子是用稻草或破布自己搓的,踢的毽子是自己做的,檢幾根雞毛加上一兩個銅錢或是扣子捆綁而成,走到哪,可以玩到哪里。當時,家里大人很忙,我們玩的時間是非常有限的,常常被大人抓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,比如,檢柴、打豬草、喂豬、放牛等。隨著我上了學,家里才安了一盞小電燈,我正是利用著這盞燈,完成了我的初中學業。盡管當時物質匱乏,可是我們的心情非常快樂!

我兒子1972年出生,他的童年在上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,那時我們上班都很忙,每周工作六天制,為了國家能多找礦、找好礦,我們加班加點是家常便飯,廢寢忘食更是不在話下,我們居住在鄉村小鎮里,小鎮上也沒有公園,從小也沒有帶他去過公園及動物園,家里沒有給他買過玩具,是鄰居家里小孩長大后又送給兒子玩的小皮球、綠色鐵皮小坦克當玩具。同時,我也會買些小人書和看圖識字卡片供他識字,當時住房條件也比較簡陋,一排家屬房前面只安裝一個水龍頭,要到外面挑水進屋,雖然條件艱苦,但是兒子從小懂事,小小年紀7歲就學大人嘗試著用煤油爐燜飯,每當我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中,看到那熱氣騰騰的飯菜,眼眶中的熱淚情不自禁的掉落下來。隨著我們野外勘探任務的需要,兒子的脖子上經常掛著鑰匙,拿著飯菜票上食堂去吃飯。到了炎炎盛夏,他與一幫小孩扛著廢棄的汽車輪胎下河游泳玩耍,吃的飽,穿的暖,過著本色樸實的生活。兒子念大學時在學校就入了黨,現在是一名高級工程師,正處級,在國家中海油工作。

當時代的腳步來到了21世紀,伴隨著孫子的出生,我也當了奶奶。國家改革開放的春風也拂醒了祖國的神州大地。人民的生活水平已經大幅度的提升,隨著孩子的呱呱墜地,醫護人員就時常上門為孩子稱體重,量身高,檢查身體,孩子的身體素質也遠比我們幾代人要強健許多。當他呀呀學語時候,圖文并茂的書畫擺滿了一桌,隨著物質條件的大大改善,吃的、穿的應有盡有,喝的是最好的牛奶吃的是雞蛋……,各種各樣營養食品只要他吃的下,各種各樣的玩具,比比皆是,大大小小、不同形狀的奧特曼、電動搖控車、飛機、坦克、大炮、手槍……滿屋堆滿了玩具,僅僅他的小車,就有扭扭車、滑板車、電動小汽車、平衡車、小單車…….

孫子三歲,他就隨大人從深圳坐飛機、乘磁浮列車到上海,看上海外灘的金茂大廈和東方明珠塔,浦江兩岸夜色盡收眼底。每年至少一兩次,大人陪著他游覽祖國大好河山,領略各地風土人情,讓孩子增長見識,開闊眼界。隨著互聯網的普及,他學習知識的途徑也和我們幾代人大不相同,接觸到平板電腦,智能手機……課余生活豐富多彩,足夠他去豐富閱歷和見識。今年高考成績的公布,孫子被五所名牌大學爭相錄取,他真是幸運兒。

三代人的童年,三代人的故事,段段故事都充滿了回憶,充斥著幸福感。同樣的童年,生長在不同的時代,也一步步地見證著偉大祖國日益強大、繁榮和富強。

[責任編輯: 肖秋云 ]
相關新聞
地礦新聞
 
瑞彩网下载